• 温尔晚慕言深by罪妻求轻虐小说-温尔晚慕言深温糖糖阅读

    时间:2022-08-24 17:40:08作者:温糖糖来源:YGSC

    小说简介:小说《罪妻求轻虐》的作者是温糖糖,该书主要人物是温尔晚慕言深,罪妻求轻虐小说讲述了:盯着流浪狗面前的肉骨头。她已经三天没吃东西了,再这样下去就要被饿死,为了活下去,她必须要从狗嘴里抢吃的!自从两年前,慕言深将她扔进这...

    温尔晚慕言深by罪妻求轻虐小说-温尔晚慕言深温糖糖阅读

    第9章

    第9章

    一句话,让在场的人都迅速变了脸色。

    “言深,你简直是不孝!”慕老爷子气得发抖,“她父亲害死你父亲,你,你还……”

    张荷连忙安抚道:“老爷子您消消气,身子是自己的。唉,我一得到消息马上就告诉您,跟您商量商量这事儿该怎么办呀!”

    “离婚!必须马上离婚!”

    “言深呐,不是我说你,”张荷假惺惺的说,“你结婚这么大的事,不通知我们也就算了。但怎么能娶仇人的女儿进门呢!”

    一下子被扣掉三年的生活费,张荷哪里甘心?

    她奈何不了慕言深,于是就从温尔晚身上下手,派侦探去查。

    没想到这一查,竟然查出温尔晚的身份秘密!!

    张荷毫不犹豫的就告诉老爷子,让他给慕言深施压。

    她还想再添油加醋,慕言深一个凌厉的眼神扫过去,她只好闭嘴,但满脸的不甘心。

    “没错。她确实是温医生的女儿,”慕言深回答,“但上一辈的过错,怎么能强加到下一辈的身上?”

    温尔晚诧异的看了他一眼。

    这人……太会睁眼说瞎话了,明明他就迁怒于她!

    慕老爷子重重的敲着拐杖:“我看你是糊涂了!言深,你别忘了,你有婚约在身,而且还是你爸亲手安排的!”

    “我只娶我想娶的人。”

    “你……”

    慕老爷子捂着心脏,差点一口气没上来。

    温尔晚从头到尾站在慕言深旁边。

    她就是一个背景板,轮不到她发言,除非……慕言深示意她说话。

    说实话,她也不明白慕言深为什么要娶她。

    温尔晚心里这么想,嘴上也不自觉的嘀咕了出来:“你为什么不娶唐静如?”

    话一出口,她就后悔了。

    这不是找死么!

    “刚刚聋了?说了,我娶我喜欢的人。”

    “哦,你……喜欢我?”

    她可以这么理解吗?

    折磨两年,他对她有感情了?

    慕言深冷冷勾唇:“温尔晚,你未免太看得起自己了!”

    “我怕你爱上我。”温尔晚低头,绞弄着手指,“两个人待在一起久了,难免情不自禁……”

    “呵,”慕言深下巴微抬,“你觉得我会碰你?做梦!”

    就算全天下的女人死绝了,就算她脱光了站在他面前,他都不会多看一眼!

    温尔晚的头更低了。

    看上去她好像是羞愧得无地自容,实际上……她眼里闪过一丝狡黠。

    温尔晚刚才是故意那么说的,目的,就是为了让慕言深在以后的日子里,再不想碰她一根头发丝!

    这样她就安全了。

    和慕言深硬碰硬,她只有死路一条,只能智取。

    “爷爷,”慕言深声音低沉有力,“我的事情,就不劳您费心,您只管安享晚年。慕家也好,慕氏也罢,都会在我手里达到鼎盛。”

    “意思是你绝不离婚?”

    “离不离,都由我做主!”

    “狐狸精!”见慕言深态度坚决,慕老爷子的气全往温尔晚身上撒,“你害死了我的儿子,现在我的孙子又被你迷住……我们慕家上辈子欠了你什么债!”

    张荷故意煽风点火:“老爷子,有话好好说,别动手……”

    “我非要打死这个狐媚的女人!”

    慕老爷子举着拐杖,朝温尔晚挥去。

    这要是挨一下,肯定得淤青好几天。

    温尔晚眼睛转了转,有了!

    她突然尖叫一声,往慕言深身后躲去:“呀!老公救我!”

    慕言深:“……”

    她倒是会演!

    “老公,好怕怕。”她的脸颊贴着他的后背,“我要是受伤了,你多心疼呀。”

    慕老爷子连连挥舞着拐杖:“瞧瞧,平时就是这样迷惑言深的!”

    温尔晚一个劲的拿慕言深挡在自己面前,老爷子试了好几次都打不着她。

    最后,他干脆一拐杖敲在慕言深的后背:“贪图美色!无用!”

    慕言深挨打了……这是温尔晚没想到的。

    她脸色一白,好像玩脱了。

    怎么办,她完蛋了!

    慕言深凉凉的瞥了她一眼:“真有你的,温尔晚!”

    “我……”

    手机铃声忽然响起。

    慕言深看了一眼来电显示,接了:“什么事。”

    “慕总,找到那晚闯入您房间的女人了!”

    “在哪?”

    “海城精神病院!”

    怎么会是……温尔晚待了两年的地方?

    慕言深握着手机,侧头看向温尔晚。

    他的眼神过于凌厉狠辣,温尔晚偏头躲开这道灼灼的视线。

    来不及思考太多,慕言深转身往外走去,还不忘一把拉住温尔晚的手腕:“走!”

    身后传来噼里啪啦的声音,夹杂着慕老爷子的破口大骂。

    慕言深跳上车,温尔晚正要坐进去,他已经一脚油门,轰然远去。

    好吧……她不配坐他的车,又要走路了,还是自己的11路公交车最靠谱。

    慕家老宅靠近郊区,一路上没什么车,又是大晚上的,温尔晚心里有些发慌。

    不过,她很快发现了“商机”。

    捡废品。

    这一片都是高档别墅区,垃圾桶里都是空矿泉水瓶,快递纸箱,收集起来拿去废品站,起码能卖几十块!

    温尔晚撸起袖子就开始干。

    一路走一路捡,快到帝景园时,她就近找了个废品回收小店,卖了三十五块。

    她美滋滋的回家,发现慕言深还没回来。

    奇怪……他去哪里了?

    ......

    跑车轰隆的声音划破夜空,最后停在精神病院。

    “慕总!”

    慕言深长腿迈下,步伐匆匆:“人呢?”

    “在院长办公室。”

    他一脚踢开门,目光灼灼的往里面望去。

    地上跪着一个五十来岁的肥胖老头,被揍得鼻青脸肿的。

    院长诚惶诚恐的站着,一个年轻的女人站在院长身边,妆容艳丽,透着一股俗气的网红凤。

    “……是她?”慕言深淡淡开口,“确定?”

    那晚的女人娇软可人,而且是素颜,很是清秀温婉,而且还是第一次。

    眼前的这个女人,跟他想象中的不太一样。

    会不会弄错了?

    似乎……温尔晚的气质都比这个女人符合。

    手下人回答:“确定,慕总。她是院长的女儿,苏芙珊。”

    排行榜